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正文阅读

缅甸既不亲中也不亲美

发表日期:2021-11-25 19:35  作者:admin  浏览:

  如果问大家,缅甸的首都在哪里。十个人中可能有九个会回答仰光。剩下一个人可能会回答内比都。对于大多数一般读者而言,缅甸是一个神秘的邻国。缅北汉族加上罗兴亚人问题,构成了对于缅甸的基本想象。

  然而,自从2月1日军方发动政变扣押民盟领导人以来,缅甸一直处于潜在的动荡不安之中。民盟的支持者纷纷上街表达对于军方的不满,要求释放被扣押的民盟领导人。在激烈的对抗中,抗议者的死亡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目光。西方国家也纷纷谴责军方的政变行为,美国新任政府签发了对于参与政变将军的制裁令,重新加强了出口管制。

  如果说之前我国民众大体上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前两日的事情则改变了舆论走向。3月14日,在仰光地区,不少中资企业受到了有组织的。破坏者统一骑行摩托车,佩戴了铁棍、斧头等武器,在一日之内攻击了数十家中资企业。从事不关己到身不由己,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心,缅甸究竟发生了什么。

  讨论缅甸的结构性问题是一个宏大的问题。但是,对于本次事件而言,从去年年底的缅甸大选入手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众所周知,自从昂山素季2015年率领全国民主联盟以压倒性多数获取胜利之后,缅甸开始了名义上的民主化进程。随着五年任期的结束,新一届选举于2020年举行。与选前不少人的分析相反,民盟五年执政非但没有削弱自己的支持率,反而高歌猛进,比上一届议会多赢了9个席位。

  民盟的压倒性胜利,无疑激起了缅甸军方的不安。自从2020年11月14日结果公布以来,军方就不停指责选举舞弊,要求调查选举结果。携大胜之势的民盟,也不可能轻易在这一点上对军方退让。在之后的两个多月的扯皮中,民盟和缅军进行了各种接触。但显然,双方的价码没有谈拢。

  2021年1月26日,缅甸军方召开了发布会,指责大选存在严重问题,要求相关责任人进行解释,甚至不排除接管国家政权。军方的发言令事态迅速升温。1月28日,缅甸全国选举委员会作出回应,表示大选正当,没有严重的舞弊行为。2月1日凌晨,缅甸军方扣押了民盟主要领导人,并宣布国家进入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

  缅甸军方的反应自然引起了民盟支持者,特别是城市民盟支持者的不满。为了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他们在全国范围内举行了。然而,缅甸军方作为缅甸数十年来真正的控制者,自然不会轻易屈就于部分民意。一方面,缅甸军方积极寻找借口,对昂山素季提出指控,试图剥夺民盟领导人的正当性;另一方面,军方也举行所谓的政党协调会,建立国家管理委员会,为军事政变提供合法性。

  但是,大人时代变了。由于某城市向全世界输出了一种新型示威技巧,经过互联网熏陶的缅甸年轻人迅速掌握了这种手段,并运用到了街头实践之中。缅甸军方很明显也不是香港警方这样高素质的专业队伍。2月19日,在多日的擦枪走火之后,第一名死者出现了。对于死者的封圣,进一步刺激了年轻人的激进性。军方则以更强硬回应强硬。2月28日,双方的激烈冲突,导致了近20人死亡,数十人死亡。

  自此之后,双方一直陷入漫长的低烈度拉锯之中。军方不能彻底清除示威者,示威者也无法转化更大的成果。西方国家虚弱的谴责和制裁,无法对具体情势产生太多的影响。在东盟内部,泰国自身也带有强烈的军政府色彩。东盟自然也倾向于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我国同样态度暧昧,只是呼吁双方尽快磋商,维护缅甸的稳定。

  今日国际政治的一个热门话题,就是中美博弈。自从缅甸问题出现之后,各路玄学分析的一个重点,就是分析中国和美国在本次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在传播学的迷雾之中,这种分析产生了两种截然相反的解释。

  第一种解释认为民盟是西方捧出来的亲西方自由化势力。缅甸军方出手是拨乱反正,有利于维护中国利益,防止缅甸倒向西方。他们煞有其事地以王毅外长1月12日访问缅军为基础,编撰出了一整套阴谋论断。

  第二种解释则相反,认为民盟执政期间,缅甸反而加大了与中国的经济交流。民盟比起军方更为亲中。缅甸军方是为了防止民盟过度亲中,才不得不发动政变。西方国家应该多多谅解军方的苦衷。

  这些断章取义的说法都充斥着阴谋论的痕迹。但这却不能简单视之为一种反智行为。事实上,所有人都十分关心中国在本次事件中究竟持有什么立场。在FA和FP这样专业的网站上,不少西方专家呼吁应当尽早明确中国在本次事件的态度,以便决定如何与中国合作处理缅甸问题。

  缅甸民众自己也充斥着疑惑。当我国一遍又一遍呼吁和解和对话时,诸如昆明飞往内毕都的航班装满了无人机、中国军方正在帮助缅甸实行互联网隔离这样的谣言频频出现在缅甸民众的认知之中。听信流言的缅甸民众直接在我国大使馆门口进行抗议,要求中国停止帮助缅甸军方。总部位于伦敦的缅甸人权网络创始人Kyaw Win更是在3月12日公开表示,如果有一名平民被杀,一个中国工厂将化为灰烬。面对流言的巨大压力,我国大使馆不得不公开澄清谣言。

  然而,从亲中和亲美来分析民盟和军方的行动,只能是缘木求鱼,搞错了前提。民盟和军方,都是典型的缅族中心主义者。在缅甸民族主义的基础下,他们分成了相对偏孤立的军方和由部分军二代构成的偏开放的民盟。

  缅甸军方在过去几十年奉行一种典型的孤立主义政策。作为统治者的将军们极少与国外产生关联。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域外大国的干涉,导致自身权力的瓦解。这种担忧甚至成为了缅甸军方将首都从仰光迁往内毕都的部分原因。美国智库也不无沮丧地承认,对于这些顽固的孤立派而言,制裁效果有限。这些将军没有太多海外资产。

  作为主要的反对力量,民盟不少领导人是从军队脱胎而来。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将军因为其为缅甸独立做出的贡献,而被尊为国父。昂山素季在意识形态上受到不少自由化影响,但是缅族中心主义一直是缅甸压倒性的共识。无论是军方和民盟,在罗兴亚问题上只有相对强硬和更加强硬两种选择。

  不过与军方不同,民盟认为孤立主义并不适合缅甸的发展,也不符合自己的利益述求。所以,他们试图加强缅甸与外部的经济交流。对于西方媒体而言,这种打着自由民主旗号反对军政府的剧本,激发了完美的东方主义想象。民盟也的确希望借助于西方的良好关系,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这也是为何部分人将民盟归结为亲西方势力的原因。

  然而,罗兴亚问题,让西方自己亲手塑造的神话,走下了神坛。按照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解,军政府缺乏道义正当性是一件合理的事情,但一个经由民主选举的政府对罗兴亚人实行“强制”则是对民主的背叛。这对民盟与西方的经济交流产生了严重的阻碍。

  相较之下,我国政府则始终贯彻不干涉政策。对民盟而言,中国的投资更具实用性。与奉行孤立主义的军方相比,民盟是一个商业上更友好的谈判对象。更依赖以经济发展作为自己执政合法性的民盟,在2017年之后加大了与中国的商业往来。在密松大坝问题上,昂山素季也一改上台前的态度,表示应当尊重签订的协议。这在另一部分人眼中成为了民盟亲中的表现。

  有色滤镜往往使我们没有看清真相。对于民盟和军方而言,亲中和亲西方,都掩盖不了自身民族主义的实质。真正理清民盟和军方态度,才能让我们免受过分的情绪判断。在国际形势比较敏感的时期,我们更需要冷静。

  对于中资企业在缅甸的境遇,我们都会唤起自己朴素的爱国主义热情。这是正当且合理的事情。对于同胞受难而无动于衷的人,不太可能真正热爱自己的祖国。但是究竟应该如何对待缅甸,或者说如何以合适的方式解决缅甸问题,依赖于技巧和经验。

  第一,缅甸是不可能彻底倒向西方的。这主要由两个因素构成,一方面,缅甸离中国太近,它难以摆脱中国地理区位优势所带来的影响力。尤其是考虑到缅北错综复杂的趋势,缅甸需要与中国维持一种稳固的关系。另一方面,在罗兴亚问题上,缅甸与西方社会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即便是今日上街的反对派,绝大多数人也赞同对罗兴亚人的和驱逐。

  这里稍微简要解释下罗兴亚问题。罗兴亚人究竟是古已有之的土著还是英国殖民时期的产物并不重要。对于大部分缅甸民众而言,无论其持有何种意识形态,罗兴亚人是一种典型的他者,是一种必须排除的敌对目标。在这种情况下,缅甸无法与西方世界达成真正的和解。西方政客与缅甸妥协将严重影响自己的道义正当性。或者更直接地说,他需要付出高昂的政治成本和个人声誉。

  第二,缅甸问题在西方世界处于边缘地位。由于缅甸长期的孤立主义措施,西方在缅甸并没有太多政治经济利益。与其他热点问题相比,缅甸问题的优先顺位也很低。事实上,除了谴责和制裁之外(尤其是考虑到缅甸已经被制裁了多年),西方根本没有为示威者提供太多实质性支持。直接的军事干涉除了会引起中国的反感之外,极易让西方世界陷入又一个战争泥潭。对于深陷疫情困境的西方世界而言,自己国民的健康很明显比他国的民主更重要一点。

  当然,缅甸示威的技巧与前年某岛的示威有不少相似的地方。也有不少人揣测这是否也美国背后干涉的痕迹。但正如上文所言,缅甸在西方的战略问题中属于边缘问题,西方没有头特别强烈的干涉意愿。从西方智库的普遍反应看,美国也更多抱着一种隔岸观火的心态看待缅甸问题。他们更乐意看到中国在缅甸军方和民众之间反复挣扎的两难态势。更有可能的情况是,美国的官僚系统按照惯例下拨了一定程度的活动款项,但是并没有大力推动事态的恶化。

  第三,缅甸的稳定最符合我国的中短期利益。我国的经济发展,依旧依赖于相对稳定的外部环境。与某些人想象得相反,一旦缅甸发生大规模动乱,作为邻国的我们才最容易承受最严重的后果。大量的难民涌入边界只是其中的一个小问题。

  缅甸的问题实质上是周边小国对于大国的生存危机感。缅甸民众不喜欢我国,不是什么罕见的问题。从越南到菲律宾再到蒙古,周边小国民众往往敌视中国。东欧国家对俄国的敌视也是如此。这是我国自身的体量所带来的生存性焦虑,经济上的密切联系也不必然产生政治上的认同感。直接的军事干涉只会进一步加强敌视。那些高呼干涉的人,可能忘记强如苏联和美国,也在阿富汗折戟沉沙。

  干涉,特别是直接的军事干涉,往往不能产生正反馈。在新保守主义指导下的美国,对全球干涉反而导致了自身的衰弱。我国一旦直接干涉,反而会引起大部分东盟国家的反感和警惕,导致东盟诸国更为积极地寻求其他域外大国,对冲中国的影响。这无疑给西方世界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不直接干涉不意味着我国要放任中资企业在当地遭受这样的境遇,只不过在缅甸问题上,采用直接干涉的方式不是明智的举措,也违背我国一惯的国际原则。在现阶段,我们应当鼓励将问题通过东盟调节机制进行名义上的调解,事实上这也是目前我国外交层面正在进行的。缅甸的问题,最终只能交由缅甸民众自己去解决,在缅甸不会倒向西方的前提下,军方还是民盟执政,对于我们而言,更多是接触成本的问题。比起干涉成本而言,这种接触成本无疑可以忽略不计。缅甸军方和民盟,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但也不是我们的朋友。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Power by DedeCms